非常抱歉,全站內容審核中...

為了更加合法合規運營網站,我們正在對全站內容進行審核,之前的內容審核通過后才能訪問。
環球資訊網 匯聚海量最新國內、國際資訊

2022-09-24 已圍觀 116 次來源:互聯網編輯:環球資訊網

這真是最糟糕的情況。

我看著面前的藍發女子,立刻擺好了臨戰姿勢。

“狂暴的治愈騎士”伊莉莎·斯托克特。人如其名,雖然她是被以慈愛著稱的水之女神庫庫西亞所選定的騎士,但其戰斗風格卻極其狂暴。這點從她身后背著的那把不像樣的大劍就能看出來了。

糟糕了啊……

之前的戰斗對我造成的損傷比想象中要大得多,連續的風花雪月以及消耗過度的神之力讓我現在光是握劍都有些困難。

積累的疲憊徹底爆發,在這種情況下再與諸神騎士對戰實在是太危險了。

【真人,你知道的吧,我們現在——】

蒂法也察覺到了這點,不過很可惜,如果不想打就可以不打的話,我也不會這么辛苦了。

【沒用的,蒂法,她是認真的?!?/p>

我盯著伊莉莎水藍色的雙眼,然后對身后的艾爾說道。

【艾爾,你退后一點……】

(然后準備第二次的空間轉移。)

我用眼神示意艾爾去準備空間移動魔法,不過,還沒等艾爾開始行動,我的計謀就被伊莉莎看穿了。

【我姑且提醒你們一下。如果那個小姑娘敢詠唱一個字,我這邊的狙擊手就會打穿她的腦袋?!?/p>

伊莉莎揮了揮手,頓時,無數魔法與弓箭瞄向了艾爾的腦袋。

【……噫!】

艾爾面色一驚,嚇得躲到了我的身后。

嘖,果然同一招不能一直用嗎?

明白我們是用空間移動魔法過來這里的伊莉莎瞬間就讀懂了我的意圖,不愧是諸神騎士,真是令人討厭的觀察力。

沒辦法了,雖然一點都不想打。

我輕吸一口氣,將殘余的魔力盡可能分散到身體的各個角落。

但是,也只有上了!

我死死盯著伊莉莎,等待著她的行動。只見伊莉莎微微一笑,然后說道。

【說起來,這還是我們第一次正式見面吧,真人大人。沒想到竟然是以這樣的形式,所謂的命運還真是殘酷啊?!?/p>

伊莉莎說完吹了聲口哨,一臉唏噓的表情。

【雖然不報什么希望,但我姑且還是問下?!?/p>

我擠出一個笑容,然后提議說。

【憑我們之前的交情,這次能放過我們嗎,伊莉莎?!?/p>

【你說呢?!?/p>

代替回答的,是一張散發著濃郁殺意的笑臉。

【抱歉啊,真人大人。但是,所謂的諸神騎士,就是如此?!?/p>

【……我知道了?!?/p>

事已至此,也沒什么好說的了。

既然對方是這個意思,那么——

【哦?真不錯啊,這個眼神?!?/p>

伊莉莎看著我,嘴角彎起一個大大的笑容。

【冷漠,無情……說起來你好像已經取回了新月的力量,是因為新月王的影響嗎?比起帕西楚之森那時,現在的你要成熟有魅力的多了。怎么說呢,對,更像個男人了。啊啊~這份殺意真令人欲罷不能!怎么樣,真人大人,有考慮當姐姐我的上門女婿嗎?】

【什——!】【……欸?】

還沒等我開口,蒂法與艾爾的聲音就響了起來??粗种胁粩喟l抖的圣劍以及身后抓著我衣角的艾爾,我苦笑著搖了搖頭,然后回答說。

【承蒙厚愛,但我的同伴好像很舍不得我,所以抱歉了?!?/p>

【你你你,你在說什么啊白癡真人!我只是……對,只是擔心會少個免費的勞動力而已!】

【我,我倒是有點寂寞……的說……】

【看吧,小艾爾也——欸?小艾爾?】

【(移開目光)】

【……如你所見,就是這樣?!?/p>

我攤了攤手,見狀,伊莉莎一臉遺憾的說道。

【那可真是可惜?!?/p>

伊莉莎緩緩低下頭,接著嘴角微微上揚。

【那么,只好請你們手拉手一起去死了!】

來了!

伊莉莎將手放在大劍的劍柄上,抓住這瞬間的機會,我立刻拔刀向前。

【風花雪月,一閃,風之閃!】

刷。

伊莉莎還沒來得及拔劍,我就已經來到了她的面前。

得手了!

伊莉莎的面前簡直是門戶大開,根本沒有絲毫防備。纏繞著銀風的劍刃向她腹部揮去,準備將她攔腰斬斷。這種狀態下,即使她能躲過即死的攻擊,也不免會落個致命傷。事實也正如我所預料的那樣,伊莉莎扭開身體,避免了被一刀兩斷的危機。但是,劃過的利刃還是將她的腹部切開一個巨大的口子。一瞬間,血液噴涌而出,就連她體內的腸子都滑了出來。

我站起身,將劍上沾著的血甩掉,然后收刀入鞘。隨著這個動作,伊莉莎也緩緩倒了下去。雖然她用巨劍撐住了身體,但這怎么看都是活不過十秒的致命傷。

不過——

……不對勁。

我確實砍中了伊莉莎,但不知道為什么,我的心卻比沒砍中還要不安。

這種感覺,究竟是怎么回事。

明明已經對伊莉莎造成了絕對的致命傷,但我卻感到更害怕了。

諸神騎士是這么簡單就能打到的存在嗎?不,不可能。見識過他們恐怖之處的我比誰都要清楚他們是怎么樣的怪物。

也就是說——

我轉過頭,看向已經瀕臨死亡的伊莉莎。

然后……

【咳,咳咳,不錯的一擊,真人大人。但是,很可惜?!?/p>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發生在我眼前的一切。

那簡直像是低級恐怖片中的情節一樣,只見伊莉莎被切開的腹部突然蠕動起來。透明的水從她體內涌出,并逐漸構筑成新的肌肉與器官。最后,隨著一陣淡藍色的光芒,她的腹部已經完全愈合了,甚至連個劃痕都看不到。

【你,你做了什么……】

伊莉莎站起來,她單手舉起巨劍,然后笑著說道。

【沒什么,就是簡單治療一下自己而已。別這么驚訝嘛,只要沒斷氣,就算腦袋被砍飛我都能治好。不斷廝殺,不斷治療,然后繼續廝殺,繼續治療。手斷掉也無所謂,腳被砍斷也沒關系,反正都可以治好。不用在乎自己的身體,只要永遠的廝殺下去就行了。所謂的“水之祝?!?,不正是這種用法嗎?】

【不,庫庫西亞聽到你這樣用她的祝福絕對會哭出來的吧!】

將本來與戰斗無緣的神之祝福用在這種地方……我似乎明白為什么她會被稱為“狂暴的治愈騎士”了。

【那意思是,你是殺不死的嗎?】

【你可以試試哦?順帶一提,我全身的零件差不多已經換過不下數千次了,就憑你剛才那種程度的攻擊,恐怕就連撓癢癢都算不上?!?/p>

……這家伙,雖然表面看上去是個美女,但內在果然也是個變態啊。

不過,這樣看來,水之女神的祝福要遠比我想象中麻煩的多。

靠不斷治療自己來獲得近乎于永動的戰斗能力……把治愈之力運用到這種地步,真是令人大開眼界。

【治愈魔法……原來還可以這樣用啊……】

【停?。?!艾爾,那家伙是個怪物,你可不能學她哦,】

察覺到身后的艾爾開始有了不妙的想法后,我立刻制止了她。

【是,是這樣嗎?既然真人這樣說的話……】

艾爾將信將疑的點了點頭,看來似乎是放棄了這個想法。

呼,還好,我可不想讓本隊唯一的良心(表人格限定)變成對面那副模樣。

將差點誤入歧途的同伴拉回來后,我開始重新思考對策。

伊莉莎的能力的確很麻煩,但也不是毫無破解之道。

畢竟——

我嘴角浮現出一個大大的笑容。

【與克拉肯這樣真正的“不死魔物”相比,只是靠著治愈能力獲得虛假不死身的我處理起來要簡單太多——你是這樣想的吧,真人大人?!?/p>

【什——?】

被看穿了?

伊莉莎完全看穿了我內心的想法,只見她悲傷的搖了搖頭,然后說道。

【被你這樣小看,姐姐我可真是傷心。的確,我不如克拉肯那樣擁有絕對的不死能力。如果被強大的力量徹底抹去存在,或者瞬間將我秒殺不給我治愈的機會就能擊敗我。你估計也是這樣打算的?!?/p>

【……】

無法反駁,畢竟我真是這樣想的。

伊莉莎笑了笑,繼續說道。

【不錯的想法。但是,如果你認為我的水之祝福只是這種程度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我啊,這種事也可以做到哦?】

啪。

伊莉莎打了個響指。

然后……

【!】

突然,我感到左手臂傳來一陣刺痛。我不解的看過去,結果我驚訝的發現,自己左臂上的血管此時就像是翻滾的浪濤一樣在不斷扭曲膨脹。

這,這是!

我能感到自己的血液在沸騰逆流,而且這個趨勢正不斷從左手向我身體各處蔓延。

到底是怎么回事——等等,這個血跡……難道說!

看著左手上沾著的血跡,我立刻就明白了原因。

【沒錯?!?/p>

伊莉莎將手指轉了個圈,接著,我左手的血管全都爆炸開來。

【唔啊啊啊??!】

【【真人!】】

蒂法與艾爾擔心的喊道,雖然艾爾想要給我施加治愈魔法,但在騎士的瞄準下,她根本無法出手,只能咬著嘴唇在那里干看著。

我忍著劇痛,只聽得伊莉莎繼續說道。

【“水的操控”,這才是我祝福的根本。對身體絕大部分都是由水構成的人體來說,這意味著什么,你應該也見過了吧?!?/p>

我回想起劍舞賽第一項目時見到的情景,那直接將人體引爆的可怕能力至今仍歷歷在目。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你之前被我砍中,也是故意的嗎?】

【沒錯,那都是為了將我的血沾在你的身上。哪怕只是一小滴……】

伊莉莎滿臉笑容的繼續在空中畫了個圈,隨著她的動作,我的左手立刻就像是麻花一樣扭成一團。

【唔啊啊啊啊??!可,可惡……】

我看著左手,被侵蝕的血液已經來到了肩膀的位置,并逐漸向大腦與心臟涌去。如果繼續這樣放任下去的話——

【……嘖,沒辦法?!?/p>

為了活下去,必須做出決斷。

【欸?等下真人,你該不會是想——不行!不能這樣!】

蒂法立刻就察覺到了我的意圖,雖然她想要阻止,但在契約者的絕對命令下,即使她想要變回人形也沒有辦法。

我舉起圣劍,沒有絲毫的猶豫,立刻朝著自己的左手揮去。

但是——

【……咦?】

揮下去的劍,停在了半空。

因為我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左臂突然被凍成了冰雕。無論是表面的皮膚還是內部的血管,全都化為了寒冰。拜其所賜,血液的侵蝕也停了下來。

【這,這是……】

我抬起頭望向天空,明明是五月,但頭頂卻落下了潔白的雪花。

然后——

【抱歉抱歉,因為今天晚上有大甩賣,所以不小心就來遲了?!?/p>

夾雜著飄雪的寒風從我眼見掠過,緊接著,一名身穿女仆裝的銀發少女突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她提起裙擺,輕施一禮,頭頂白色的耳朵可愛的抖動著。然后,她露出自己小小的虎牙,笑著對我們說道。

【雫大人忠實的使魔——芬里爾姐姐來了哦~!】

圖文推薦

97资源站免费公开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