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抱歉,全站內容審核中...

為了更加合法合規運營網站,我們正在對全站內容進行審核,之前的內容審核通過后才能訪問。
環球資訊網 匯聚海量最新國內、國際資訊

2022-11-15 已圍觀 117 次來源:互聯網編輯:環球資訊網

“我這是在哪兒???”

“你們又是誰?”

“爹爹,爹爹是誰?”

當恬兒紫著嘴唇,流著鼻血好不容易從噩夢中爬出來的時候,人們這才知道,這孩子毒藥吃多了,腦子被毒壞了,居然連人都不記得了。這下可真是不得了了,紫靈那顆愛徒的心怎么受的了。

“孫老太婆,這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不是說毒已經解了嗎?怎么會這樣?”紫靈見此場景立馬就炸了毛,林岫怎么攔也攔不住。

林岫真心不知道紫靈這個教主是怎么當的,不光說了不算,人緣不好,還這么沖動單細胞,這怎么能成大事,還不是被那些老家伙捏的死死的。連自己的徒兒都護不住。

經過一番了解,林岫才知道教主首徒是個什么概念,那不光是榮譽的所在,也是危險的所在。首徒,那是繼承教主衣缽的人,也就是下屆準教主,那些老家伙個個虎視眈眈,能輕易放過恬兒才怪??墒沁@樣明目張膽的毒害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紫靈,你瞧你還有半點教主的樣子嗎?老身說過了,那些瓶子里都是毒性極淺的毒藥即便是混在一起,也不會這樣,那奎蘭不是我……”思慮間,孫長老委屈的解釋著,“我已經日夜不停的盡力救治了,我……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誒……”

“你個老太婆還想……”紫靈依舊不依不饒,林岫看不下去了,停止了思考上前對紫靈搖搖頭,兩人走到一邊小聲嘀咕。

“誒呀,林岫你扯著我干嘛,都是那個孫老太婆她……都賴她……”紫靈小聲央怪道很明顯罵的不過癮。

“誒呦,我的大教主,你怎么四肢發達頭腦簡單呢?你師父怎么就選擇了你,你聽我說,現在這件事性質已經變了,已經不是單純的使壞了?!绷轴赌托牡姆治鼋o紫靈聽。

“你是說……”紫靈瞬間驚訝的捂住了嘴,果然是生活在水中的單細胞生物。

“對,有人假借試煉之名,謀害教主首徒,在那些藥瓶里加了奎蘭。他這么做的目的已經很不單純了,紫靈你要小心了?!绷轴督又治?。

“??!不會吧!”紫靈驚訝到不信。

“這是事實?!绷轴犊隙ǖ幕卮?,而后問道,“最近有沒有覺得教中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

“這……”紫靈撓撓頭想了半天想不出。

“算了,我知道問你也白問,你這么粗線條肯定不會留意,好好照顧恬兒,我去吧!”林岫無可奈何的道,本以為攀上個教主可以過幾天舒心的日子,沒想到會鬧成這樣,誒。

“你這家伙……”紫靈聽了他的話氣的想打人,又不好發作。

“好了,教主大人,你最好對孫長老客氣點,她可比你有本事的多,我們的調查需要她的全力配合,你現在要做的是拉攏她,把她變成我們的人?!绷轴断肓讼脒€是說了自己的想法。

“什么,我……我,不……”紫靈一向自負,自然受不了林岫的話,可這是事實,誰也改變不了,紫靈心里也清楚。

“紫靈,我知道你很能打,可有些事不是簡單粗暴就能解決的,試問偌大的紅蓮教幾人對你忠心又幾人與你親近。教務從來不是案幾上那些堆積如山的凡人信件。明白嗎?”林岫耐心的開導著。

從來沒有人對紫靈說過這些話,紫靈看著眼前的林岫仿佛覺得他瘦弱的身影不再那么羸弱,以至于她很想溺死在他溫暖的懷抱中。不過很快的紫靈又回過神來,堅定的道,“可是,是她害了恬兒我……”

“真的是她嗎?那她做的也太過明顯了,紫靈??!現在教中同我們一樣著急找到兇手的,恐怕只有她了?”林岫說著笑笑摸了摸下巴。

“為什么?”紫靈不解的問。

“你這女人腦袋不會轉嗎?你想??!她要自證清白,毒害教主首徒這是多大一頂帽子,擱誰誰受的了,他怎么面對教眾,怎么面對世人,別人的唾沫星子就能把她淹死?!绷轴赌托牡慕忉屩?,隨后道,“好了這些事就交給我了,我一定會查出到底是誰搗的鬼,你放心的去看恬兒吧!”

“那好,我去了,你小心些?!弊响`說著一步三回頭的進了屋子。

“娘親,娘親……你可來了。恬兒好想你?!闭l知紫靈一進了屋子,就有個毛乎乎的小腦袋往自己懷里沖。

“你這孩子,說了多少次了,我不是你娘親,我是師父,還有你余毒未清是不可以這么跑的,會要了小命的,懂?”紫靈說著重新將恬兒抱回床上,再三告誡她不要亂動。

可小孩子天生好動,又怎么可能安心靜養呢?于是讓人哭笑不得的是往往紫靈自己睡著了,恬兒還睜著眼睛笑呢,真是拿這個小家伙沒辦法。

索性除了失憶,記不得以前的事以外,并沒有什么嚴重的后遺癥。已屬萬幸。

而林岫這頭調查陷入了巨大的難題,根本就無從下手,到底是誰要謀害他可愛的女兒是無意還是蓄意,難道真像紫靈擔心的那樣有魔教的人混進來了嗎?

所有的一切看似干凈,而在這干凈的表面下,必然會有細小的不易察覺的污垢等著人去發現。

林岫將目光鎖定在了那瓶毒藥,奎蘭上面,據羊皮卷記載,這是一種很傷腦的烈性毒藥,因配置的過程繁瑣而甚少有人使用,這樣一來便顯得越發稀少了。

而紅蓮教掌管各種藥物的,一向都是德高望重的李長老,李老頭,這個李老頭為人一向低調,沒事就愛喝兩口。但這并不影響他的工作,這么些年來兢兢業業的,從未出過差錯。

面對這樣一位老同志,林岫再次犯了難,自己總不能直接去問老同志,是不是你把藥瓶子搞混的,喝了二兩貓尿就認不清自己爹是誰,嘖嘖!這樣多傷感情。

于是,林岫決定采取迂回戰術,盯著李老頭,和藥膳堂,觀察一段時間后,林岫發現這個李老頭還真是個仗義熱心的好人,做事特別是在對待藥品上也很小心,那么就不可能是在李老頭這里出差錯了,那又會是誰呢?林岫實在想不出。

就這樣,一天,兩天,三天……過去了,事情毫無進展,林岫覺得再這樣下去他就成偷窺狂了。然而,機會是給有準備的人,很快的,一切便來了。

這一天,李老頭又去打燒酒,打完燒酒就去了一個餛飩灘,攤開買的燒雞就狂撕起來,吃的喝的那叫一個過癮??吹牧轴赌莻€眼饞,連嘆這個李老頭可真會享受。

酒足飯飽酒氣上頭,李老頭很快就醉倒了。趴在人家的餛飩桌上就胡吃吃的打起了呼嚕,周圍人也不管,好像是習以為常了。也不理會。

然而,就在這時候,目標出現了,一個穿紅衣帶面紗的女子,經過李老頭的身邊,微微蹭了一下,便快速的離開了。這些小把戲自然是瞞不過林岫的眼睛的。

那女子拿了鑰匙便快速的離開了,那速度林岫是追不上的。所以林岫并沒有離開,因為想都不用想那女的拿了鑰匙會去哪教中自有天羅地網等著她,而林岫現在的目標是盯好眼前的李老頭。

只見李老頭忽然間就這么醒了。從桌上迅速的爬起來,健步如飛的朝紅蓮山的方向去了。仿佛剛才醉酒打鼾的人不是他。

而當那個帶面紗的紅衣女子進入藥膳堂的時候一場好戲開演了。只見那名女子,拿著鑰匙注意力正集中在柜鎖之上,不想身后一只手卻緊緊的抓住了她。

“說,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來這里……”那女子逃無可逃,避無可避,隨手拿起個東西就和孫長老干了起來。孫長老也是很能打的不遜色于紫靈。再加上紫靈也在一旁幫忙,幾乎幾秒鐘就收拾了紅衣女子。

“來??!把她給我關起來,好好伺候著,等那個老家伙來了,再說?!彪S著孫長老的一聲令下紅衣女子被眾人押著前往地牢。

李老頭就沒有他們所想象的那么好對付了。孫長老想知道遠不止這些,到底是什么使兢兢業業的李長老,一朝反水,走上判教的不歸路。

這家伙內力還是很深厚的,一掌就打的許多教徒捂著胸口飛起來。

關鍵時刻只能,紫靈上了,只見紫靈一個回轉,擺開陣勢,一劈一砍,雖然簡單粗暴但也夠那老家伙受的了。紫靈那是何等修為,何等厲害的角色。

很快的連李老頭也落網了,事情總算告一段落,現在最重要的是幫恬兒調養身體,至于審問李老頭和紅衣女子的事還是交給,審訊司的人。

寒來暑往,藥沒少吃,罪沒少受??商駜旱氖洶Y還是沒有好的趨勢,誒,算了,這樣也挺好,有些事還是不要想起的好,失去過往才能重新開始,而有些人有些事只是今朝痛苦的根源和難過的緣由,記得還不如忘記。

圖文推薦

97资源站免费公开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