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抱歉,全站內容審核中...

為了更加合法合規運營網站,我們正在對全站內容進行審核,之前的內容審核通過后才能訪問。
環球資訊網 匯聚海量最新國內、國際資訊

2022-11-15 已圍觀 136 次來源:互聯網編輯:環球資訊網

第115話魔都之隕(上)

Episode115theStruggleinShanghai

夕陽在陸家嘴的天際線斂去最后一絲赤染的回眸,像風情萬種的舞娘在謝幕間抹去丹唇上的紅。

獨坐于酒店頂層的全景總統套房里,黑紗禮裙的女孩靠在冰冷的落地窗前,一任華燈初上的外灘在她的眼中,斑斕成淚。

張愛玲說,這座城是名,是命,是《金鎖記》里曹七巧盤桓扭曲的人性迷宮,是《色.戒》中王佳芝欲罷還休的欲望陷阱;

王安憶說,這座城是情,是義,是《長恨歌》中王琦瑤笑對鉛華的安然,是《富萍》中那個揚州姑娘羽化成蝶的執著。

她曾經無數次地在這些作家的筆下觸摸過這座城市,正如幽居深闈的少女千百次地在夢中思念那個遙遠而陌生的東方情人。外灘……黃浦江……東方明珠,還有蘇州河上的外白渡橋,萬般風情都在此刻化作夜店女郎雞尾酒杯中姹紫嫣紅的搖曳,如焰的旗袍將夜風染成酡紅,那是千萬異鄉人共同沉淀的幻夢,卻是女孩此生能夠望盡的一切夢魘。

夏楠語是前天才入住到這里的。在浦東卡爾頓酒店最頂層的江景套房里,你能將這座城市最繁華的表演盡收眼底,卻又注定只能在這透明的宮殿里獨品高處不勝寒的落寞。

房間里擺設顯然經過了考究的安排,施華洛世奇的水晶雕刻,中空鏤刻的歐式木床,玫瑰紅的帷幕在巴洛克風格的吊燈下撲閃如瞳,梨花木的家具像托襯著鉆石的天鵝絨一樣,積淀著厚重而溫潤的光芒。

從服務員的交談中,她得知了這是上海最好的酒店。從女孩居所的落地窗邊推門而出,還有一個寬敞的玻璃天臺。倘若有心,只需一盞燭光,一杯溫酒,一抹微醺,大半個城市的燈紅和酒綠就會如仆人般拜倒在你的腳下,在夢境里某個遙遠的瞬間,對你俯首稱臣。

當然,這里的一切也并不是盡善盡美。就在下午,酒店的工作人員在天臺進行了修繕,還更換了護欄,看得出這家酒店已如同它那悠久的歷史一樣,老態龍鐘而又疲態盡顯。夏楠語那樣年輕的女孩住進去,倒如同一捧雪花落于沙漠。

“小姐,您的晚膳到了?!?/p>

房門被輕輕推開,系著白圍裙的女服務員將紫檀色的餐盤輕輕端到了夏楠語的身邊。然而,她卻無從在小木桌放下餐食,因為上面還放著女孩絲毫未動的午餐。

抿緊發紫的嘴唇,夏楠語依然望著窗外的夜景,不為所動。

她已經絕食一天了。

“什么都不吃的話,小姐的身體會扛不住的啊……”

不僅僅是餓肚子的問題。夏楠語來到上海后,就再也沒有進行過透析治療。她感到體內某個寄生的惡魔正在緩緩蘇醒,預備在她最絕望的時候,將自己的身體撕成碎片。

“小姐……”

“‘傳說中,世上有那么一種鳥兒。’”

垂下眸子,夏楠語絞緊籠著黑紗的手指,

“‘它一聲中只歌唱一次。從出生的那一刻起,這種鳥兒就一直在尋找著世界上那棵最鋒利的荊棘樹,一旦找到,它就會用盡一切力量,把自己的身體扎進最長最尖的那根刺上,同時放聲歌唱。整個世界都會為它的歌聲驚顫,連上帝也會從云間駐足相望。然而,歌聲消失的時候,便是這種鳥兒殞命的那一刻,它用生命完成了最美的絕唱。’”

“對不起,小姐,我不是很明白……”

“考琳.麥卡洛,《荊棘鳥》?!?/p>

像一籠煙雨拂過楊柳,夏楠語終于回過頭,凝視著服務員的眼睛。那雙純黑色的眼眸仿佛經過了銀河之觴千萬星辰的淘洗,只此一刻的凝重,撼人心扉。

服務員的手不覺微顫。她早已聽說,這個靜若皎月般的女孩是宏發總裁的未婚妻。那個老板把這家上海最好的酒店全包了下來,幾天后就要在這里秘密舉行婚禮。她實在想不出,嫁給這樣一個大戶人家還有什么好發愁的,天天穿金戴銀,錦衣玉食,不知道會幸福成什么樣子。

全然無法理解眼前這個女孩,服務員換下盛著中午飯食的餐盤,正準備離去,目光在無意間觸碰到床上嶄新的雪紡婚裙,

“對了,小姐,這件婚紗您還是試一試吧,畢竟是先生親自囑咐過的?!?/p>

見女孩無動于衷,她只好嘆著氣,悄悄離開房間。

夏楠語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這是一次注定徒勞的反抗,卻并不意味著女孩將會束手就擒。

“她吃東西了么?”

“還沒有,夏先生?!?/p>

“裙子呢?”

“看樣子,小姐是打算堅持到底了?!?/p>

房門外傳來交談,夏楠語的心臟驚跳了一下,那是夏天海的聲音。

“你先下去,我來對付她?!?/p>

耳畔傳來房門開鎖的聲響,夏天海步入了房間。

和大部分中年人不同,年逾四十的夏天海依然保持著商界老手最干練的形象。黑西裝,灰襯衣,烏羽色的領帶一絲不茍地鎖在領口,仿佛蒼鷹鉗住磐石的爪刃;他的臉龐讓人想起那些歷經歲月風化的嶙峋山巖,每一絲皺紋的延伸,每一顰眉頭的微挑,都飽含了時光刀刻斧鑿般的鋒利。而兩側下塌的嘴角將他的整張臉拉成戰鼓般的緊致,那是一旦擂響就不再會妥協的強硬。

如果不是兩人姓氏相同,外人很難將夏天海和夏楠語聯想到父女層面的關系。除卻他們的眼睛,也只有那兩雙如墨的黑眸,都在星塵般的寂靜里沉淀著同樣的冰冷與淡然。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楠?!?/p>

掀起一條木凳,夏天海圍坐在女兒身邊,

“你在心中詛咒著我,恨不能馬上把夏天海撕成碎片,然后,把碎片丟進爐子里,燒得不能再燒,再把這些灰燼撒到海里――用你們文人的話說,叫‘挫骨揚灰’對吧?”

背過身,夏楠語選擇用沉默回應父親。

“這倒不奇怪,我一開始就不指望你能夠理解,就像從沒有一家小公司會自愿被天海收購一樣?!?/p>

緊了緊領帶,夏天海從兜里掏出支香煙,在手指間玩弄起來,

“我可以給你自由,楠,但那會害了你。你是女孩,這世界對女人本來就充滿了惡意,再拖著那樣的瘋瘋癲癲的媽,你會在人間,寸步難行?!?/p>

“你以為,媽媽會變成這樣是誰害的?”

夏楠語從牙縫里擠出話來,一字一句,聲聲帶刺。

“活在過去的人永遠沒有未來,固執于此只會讓我們兩敗俱傷?!?/p>

龍紋浮雕的Zippo打火機在手中發出燧石般的囈語,夏天海側過臉,鼻梁被霓虹切割出熒藍色的晨昏線,

“說到底,人在這世上走一遭,圍繞的無非就是‘交易’二字。你付出時間,我給你金錢;你流下汗水,我給你果實?,F在,你要付出的僅僅是一紙婚約,你和你的母親可以收獲一生的錦衣玉食,宏發能夠得到一位美麗的夫人,天??梢酝卣挂粋€全新的市場,如此三贏的交易,多少人夢寐以求,卻又求之不得。

“‘僅僅是一紙婚約?’”

終于側過身子,夏楠語挺直上身,冷黛色的光芒從眼眸中睥睨而下,

“夏天海,難道在你的眼里,婚姻就是這么無足輕重的一紙合同么?沒有語言,沒有感情,甚至未曾謀面,僅僅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以為現在是什么時代?你這是在物化人類最神圣的愛情!”

“不管是什么時代,人都不是神仙,僅靠幾句你儂我儂就能衣食無憂?!?/p>

夏天海并不動怒。他一甩手,打著Zippo火機,捏著香煙,卻遲遲沒有將之點燃,

“楠,你就像你媽媽一樣,總愛將書里那些故事當成現實。你只看到《牡丹亭》杜麗娘和柳夢梅終成眷屬,沒看到杜麗娘為了和窮書生在一起幾近丟掉性命;你只看到《西廂記》中的崔鶯鶯和情人廝守終生,沒看到張生中了狀元才被崔家招入門下?!?/p>

經不住火機的炙烤,夏天海指間的香煙嘆息出疲憊的紫霧。在成為商人前,他也曾夾著這樣的煙頭伏案于無數個備課的深夜,

“是的,楠,你渴望愛情,但這世上所有的愛情都經不住歲月的洗禮。七年之癢,十年之痛,再濃烈的感情也會在柴米油鹽的瑣碎中歸于平淡。所以婚姻,從來都不是為愛情準備的,它只是一紙契約,代表著兩個人、兩個門當戶對的家族在財力和地位上的聯合,說到頭,和上市公司的合并重組相差無幾?!?/p>

夏天海的聲音平靜得就像浸潤在月色中的湖水,卻比沸騰的巖漿更加讓女孩心驚肉跳。即便如此,她依然保持著面無波瀾的沉穩。

她快成功了,只要夏天海坐到了自己身邊,只要這個男人還把自己當作交易的籌碼,一切都還有希望。

“所以,楠――”

“別過來――”

就在夏天海要抓住女孩手腕的剎那,她拂袖約起,和父親拉開距離,像一只揚翼的天鵝擊水而鳴;在女孩白如雪羽的喉嚨,一把事先藏好的小剪刀早已死死抵在了上面,

“再上前一步,夏楠語就在你的面前,血濺三尺?!?/p>

圖文推薦

97资源站免费公开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