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抱歉,全站內容審核中...

為了更加合法合規運營網站,我們正在對全站內容進行審核,之前的內容審核通過后才能訪問。
環球資訊網 匯聚海量最新國內、國際資訊

2022-09-24 已圍觀 106 次來源:互聯網編輯:環球資訊網

宜修抱著予珞正教他寫字,剪秋進來行了個禮,“娘娘,尋著了。是倚梅園的一個宮女,叫余鶯兒”

“陛下怎么說?”宜修頭都沒抬,問道

“李公公剛來傳話,陛下給了個更衣的名頭,今夜侍寢”

“嗯,知道了,你下去吧”

予珞回頭,眨著眼睛,“母后不高興了”

“嗯?珞兒怎么知道母后不高興了?”

“父皇又有其他娘娘了,珞兒不高興,母后也不高興”

宜修摸了摸他的腦袋,“傻孩子,你父皇是皇帝,會有許許多多的女人,母后要是每次都生氣豈不是很累?”

“哼,珞兒只喜歡母后,還有大哥,不喜歡父皇了”予珞搖著小腦袋憤憤道。

“可不能當著你父皇的面說。你父皇不是最疼你了嗎?”宜修親了親予珞的額頭,他還太小了。

晚上隱隱聽得遠處有轆轆的車聲迤邐而來,甄嬛心下疑惑,碎玉軒地處偏僻,一向少有車馬往來,怎的這么夜了還有車聲。抬頭見槿汐垂手肅然而立,輕聲道:“啟稟小主,這是鳳鸞春恩車的聲音?!闭鐙帜徽Z,鳳鸞春恩車是奉詔侍寢的嬪妃前往皇帝寢宮時專坐的車。而現在,只是路過了碎玉軒外

凝神聽了一會兒,在靜靜的雪夜中能聽到車上珠環玎玲之聲。隱約還有女子歌唱之聲,歌聲甚是婉轉高昂,唱的是宮中新制的賀詩“爐爇香檀獸炭癡,真珠簾外雪花飛。六宮進酒堯眉壽,舞鳳盤龍滿御衣?!?/p>

槿汐低著頭道:“這夜半在永巷高歌可不合宮中規矩?!?/p>

甄嬛掐著手中的帕子:“這才足見皇上對她的寵愛??!真是個伶俐的宮女”

槿汐開口:“便宜了旁人,有時候可能也是便宜了自己,小主不必氣惱?!?/p>

屋子里一片靜默,偶爾聽見炭盆里“嗶?!币宦暻宕嗟谋柯曧?,窗外呼嘯凜冽的北風聲和攪著風里一路漸漸遠去的笑語歌唱之聲。

余更衣聰明伶俐,擅長歌唱,玄凌對她很是新鮮,招幸頗多,一月內連遷采女、選侍兩級,被冊了正七品妙音娘子,賜居虹霓閣。一時間風頭大盛。余娘子也很會奉承華妃,又獻上了一個治幼兒咳嗽的偏方,華妃讓太醫院驗過后給淑寧帝姬試了之后很是有效,對她也親厚了幾分。

甄嬛聽了流朱說著余娘子只覺得腦中酸漲難言,放下手中的針線對流朱說:“那炭氣味道不好,熏得我腦仁疼,去換了沉水香來?!?/p>

流朱略一遲疑,道:“小姐,這月份例的香還沒拿來,已經拖了好幾日了,原先的那一點已經用完了?!?/p>

甄嬛心下明白,必定是內務府的人又克扣份例了?!澳请S便點上什么香吧?!?/p>

眉莊正在孫妙清那兒說笑,小桃正去拿梅花膏,就看見淳常在呆在外面“淳常在,您怎么獨個兒站在風里,怕不吹壞了?快請進來?!?/p>

淳常在獨自站在宮門下,鼻子凍得通紅,雙頰卻是慘白,只呆呆的不說話。孫妙清急忙問道:“淳兒,怎么了?”

淳常在聞言,只慢慢地轉過頭來,眼珠子緩緩的骨碌轉了一圈,臉上漸漸有了表情,“哇”地哭出聲來:“怡姐姐,我好害怕!”

孫妙清見狀不對,忙拉了她進暖閣,眉莊趕緊把手上的暖爐放她懷里暖身子,又讓釆星端了熱熱的奶羹來奉她喝下,才慢慢問她原委。

原來晚膳后大雪漸小,史美人在淳常在處用了晚膳正要回宮,淳常在便送她一程。天黑路滑,點了燈籠照路,誰知史美人宮女手中的紙燈籠突然被風吹著燃了起來,正巧妙音娘子坐著鳳鸞春恩車駛了過來,駕車的馬見火受了驚嚇,饒是御馬訓練純熟,車夫又發現的早,還是把車上的妙音娘子震了一下。本來也不什么大事,可是妙音娘子不依不饒,史美人仗著自己入宮早,位分又比妙音娘子高,加之近日妙音受寵,本來心里就不太痛快,語氣便不那么恭順。妙音娘子惱怒之下便讓掖庭令把史美人關進了“暴室”。孫妙清和眉莊聞言不由得一驚,“暴室”是廢黜的妃嬪和犯了錯的宮娥關押受刑的地方。史美人既未被廢黜,又不是宮娥,怎能被關入“暴室”?

眉莊忙問道:“有沒有去請皇上或皇后的旨意?難道皇上和皇后都沒有發話嗎?”

淳常在茫然的搖了搖頭,舉手拭淚道:“她……妙音娘子說區區小事就不用勞動皇上和皇后煩心了,要是驚擾了皇上皇后就要拿掖庭令是問?!?/p>

孫妙清和眉莊心下惱怒,妙音娘子沒有帝后手令,竟然私自下令把宮嬪關入“暴室”,驕橫如此,真是聞所未聞。如此恃寵而驕,言行不謹,恐怕也不會長久。

眉莊安慰了淳常在,和她一路回去。真是難為她,小小年紀就要在宮中受這等驚嚇。

第二天一早,槿汐早早就過來了,“小主,昨夜可聽見昨晚的歌聲了?”

甄嬛郁郁道:“自然聽見了。‘妙音’娘子果然是名不虛傳,歌聲甚是動聽?!?/p>

槿汐笑道,“恃寵而驕,夜半高哥,昨夜又私自下令把采薇殿的史美人打入了‘暴室’?!?/p>

甄嬛突然明白了什么,道:“姑姑的意思是。。?!?/p>

“余氏驟然獲寵已經令后宮諸人不滿,如此不知檢點,恃寵而驕,可不是自尋死路么?!遍认^續說:“如此看來,小主的機會就到了”

甄嬛道:“話雖然如此,但聽說她與華妃交好?!?/p>

槿汐卻淡然道:“昨日之事已傷了帝后的顏面,亂了后宮尊卑之序。華妃怎么會去趟這灘渾水?”

果然,到了午后,皇帝下了旨意,放史氏出“暴室”,加意撫慰,同時責令余氏閉門思過一旬,褫奪“妙音”封號,降為選侍。

天氣剛回暖,甄嬛便命小印子說在樹上扎了一架秋千,槿汐還讓他在秋千上引了紫藤和杜若纏繞,開紫色細小的香花,枝葉柔軟,香氣宜遠。隨風蕩起的時候,香風細細,如在云端。她帶著蕭去,獨自蕩了會秋千,忽覺身后不知何時已多了一道陰影,忙跳下秋千轉身去看。玄凌站在我身后,穿一襲海水綠團蝠便服,頭戴赤金簪冠,長身玉立,豐神朗朗,面目極是清俊。

甄嬛臉上不由得一紅,屈膝福了一福,只得保持著行禮的姿勢,臉上已燙得如火燒一般,雙膝也微覺酸痛,窘迫的問:“不知尊駕如何稱呼?”

玄凌打量著甄嬛卻不做聲,甄嬛不敢抬頭,也不敢起,半蹲的有些發酸。

“哦,起吧”玄凌看她搖搖晃晃才叫起。

甄嬛微微抬目,嬌羞的問,“你是王爺?”

“你又是誰?”

甄嬛更是窘迫,退遠兩步,欠一欠身道:“妾身碎玉軒選侍甄氏,見過王爺?!?/p>

他一眼瞥見那翠色沉沉的簫,問:“你會吹簫?”

甄嬛心中暗喜微一點頭,“閨中無聊,消遣罷了?!?/p>

“可否吹一曲來聽?”

甄嬛道:“妾身并不精于簫藝,尊駕莫要嫌棄?!?/p>

她凝神想了想,應著眼前的景色細細地吹了一套《杏花天影》。

綠絲低拂鴛鴦浦,想桃葉,當時喚渡。又將愁眼與春風,待去;倚欄橈更少駐。金陵路,鶯吟燕舞。算潮水,知人最苦。滿汀芳草不成歸,日暮,更移舟,向甚處?

甄嬛減輕了曲中愁意,頗有流雪回風,清麗幽婉之妙。她自以為已經做到了最好。但玄凌卻不說話

甄嬛靜默片刻,輕輕喚:“王爺?!毙柁D過頭。我低聲道:“妾身獻丑了,還請爺莫要怪罪?!?/p>

“嗯,吹的不錯”再無言語

著甄嬛笑容一僵,欠一欠身“天色不早,妾身先行回宮了。王爺請便?!?/p>

他頷首一笑,也徑自去了。

圖文推薦

97资源站免费公开在线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