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抱歉,全站內容審核中...

為了更加合法合規運營網站,我們正在對全站內容進行審核,之前的內容審核通過后才能訪問。
環球資訊網 匯聚海量最新國內、國際資訊

2022-09-24 已圍觀 113 次來源:互聯網編輯:環球資訊網

那個許念安早料到袁詩英不會就這么放過她。

她抬頭看了一眼袁詩英,似是不經意的說了一句:“人力資源那邊,我好像還沒有去簽字?!?/p>

袁詩英抱著雙臂冷笑:“許念安,婚都離了,你不會又不想走了吧?”

“怎么會?!痹S念安拿起那本手繪圖冊,徑直往文件粉碎機走過去。

袁詩英隱隱察覺到了她的意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她。

那可是許念安在公司這幾年全部的心血,她真忍心毀了?

可是下一秒,許念安真的在眾目睽睽之下,把手繪本放進了文件粉碎機里。

眼睜睜的看著手繪本變成一堆碎紙,袁詩英氣急敗壞的指著許念安尖叫:“許念安,你這是在損壞公司的財富?!?/p>

“在我還沒有離開公司之前,這本手繪圖冊屬于我個人所有,我自己的東西想怎么處置,跟公司有什么關系?”

袁詩英氣急敗壞,忍不住大罵道:“許念安,你真是跟你娘一樣下賤,自己得不到的東西,就親手毀掉它,怪不得季總要跟你離婚,像你這種下賤的人就不配得到愛情?!?/p>

許念安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眸中閃過一絲冷意,她往前一步,陰冷的盯著袁詩英:“你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p>

她可以不在意別人對她的冷嘲熱諷,但是她不能允許別人污蔑她的媽媽。

這里畢竟是袁詩英的地盤,張曉云怕許念安吃虧,也顧不上袁詩英的警告,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跑上來把許念安拉到身邊,低聲安慰:“安安姐,你別人她一般見識,袁總監這人陰的很,你這都要走了,千萬不要再出什么岔子?!?/p>

許念安拉下張曉云的手,眼神堅定:“曉云,別的我可以忍,但是她罵我的媽媽,我沒辦法忍?!?/p>

“那就不要忍?!?/p>

一道低沉清冽的嗓音,在議論紛紛,竊竊私語的人群中,突兀響起,極其清晰的響徹在每個人的耳膜。

許念安聽到這個聲音,心尖一顫。

他怎么會在這里?

但是轉念一想,B&;K被他從季家硬要了過來,他出現在這里并不奇怪。

圍觀的人群自動往兩旁避讓開,人墻盡頭,一個高大挺拔的男人沉著臉往這邊走來,所有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被吸引了過去。

男人們的探究,女人們的驚艷,眼神中帶著好奇與疑惑,紛紛注視著這個無比冷硬又俊美迫人的男人。

男人剪裁精良的純黑色西裝,堅韌筆直的西褲,整個人沉毅筆挺,他五官英俊而冷冽,神色淡漠,他的視線越過所有人,準確無誤的落在許念安倔強的小臉上。

語氣低得愈發沉冷“被欺負了?”

雖然是問句,但是語氣確是肯定的。

這一刻,許念安鼻子竟有些微酸。

從小大到,無論她受了多大的委屈,從來沒有一個人問她,是不是被欺負了?

所有人從驚艷中回過神來,袁詩英更是大驚失色,眼中寫慢了不可置信。

前兩天,公司高層簽約的時候她見過這個男人,現任穆氏的家主,也是B&;K珠寶公司的新任掌門,穆延霆。

可是,他怎么可能認識許念安?

穆延霆環視四周一眼,最后冰冷的穆光落在袁詩英慘白的臉上,“道歉?!?/p>

穆延霆身上有一股渾然天成不怒自威的威嚴,氣勢駭人。

袁詩英被他冰冷的目光一掃,整個人連心尖兒都不由自主的害怕的顫抖了起來,木訥的問:“您,您說什么?”

穆延霆伸手輕輕將許念安攬進懷里,語氣平靜而森寒:“同一句話,我不想說兩遍?!?/p>

這種被人保護的感覺,讓許念安瞬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喉嚨像是堵了什么,干澀發癢。

袁詩英的臉“刷”的一下慘白慘白的,她脊背開始發涼,擠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穆總,我們剛才只是誤會?!?/p>

穆延霆視線漠然的落在袁詩英身上,袁詩英嚇得一顫,立刻改口,:“穆先生,剛才我確實有不對的地方,但是許念安她既然已經辭職了?!?/p>

“辭職?”穆延霆的聲音沉了沉,“她的離職報告是你批的?”

袁詩英勉強笑了笑,“我只是奉命行事?!?/p>

“奉誰的命?”

袁詩英的身影輕輕晃了晃,她這才后知后覺的發現,自己說錯話了,她總不能說是奉的季丞鈺的命令吧?在新老板面前說奉了原老板的命令,這不是找死嗎?

她想了想,只好說:“穆總,許念安她遞交了離職報告,作為她的上司,我有權利進行批復?!?/p>

穆延霆冷冷一笑,視線的在袁詩英身上冷冷掃過:“是嗎?那你現在已經沒有權利了,你被辭退了?!?/p>

袁詩英狠狠地晃了一下,要不是雙手撐著桌子,她早癱軟在地上了,她不敢置信的問:“為,為什么?”

穆延霆的聲音清冷淡然:“你越權了?!?/p>

見袁詩英不明白,高陽好心的幫忙解釋:“袁小姐,上周公司高層會議上,穆先生曾經特別強調,公司權利交疊的這段時間,一切人事變動必須請示穆先生,很明顯,你自作主張了?!?/p>

他說著朝大門口指了指,微微一笑:“袁小姐,走好?!?/p>

穆延霆招惹不得。

袁詩英連反抗的余地都沒有,她低著頭,害怕一不小心被穆延霆看到她臉上,無法控制的猙獰的表情。

“慢著?!蹦卵遇滟穆曇魝鬟^來。

袁詩英回頭看他。

“先道歉?!?/p>

袁詩英對穆延霆并不了解,只知道他身份尊貴,行事狠辣,卻沒聽說過他跟許念安有什么交集,但即使如此,剛才他替許念安出頭,也讓她不敢小覷,思酌片刻,袁詩英咬了咬牙,低著頭沉聲道:“對不起,我不該擅作主張?!?/p>

剛說完,男人冷冽的聲音再次響起:“還有呢?”

袁詩英一愣,目光差異的盯著穆延霆。

穆延霆低頭看了一眼一直安靜的躲一旁的小女人,目光不自覺的溫柔,只是聲音卻異常凌厲:“袁小姐有娘生沒娘養嗎?難道不知道要尊敬長輩?據我所知,你的母親是給人做小的,小老婆生的孩子,果然是上不得臺面的?!?/p>

袁詩英臉色慘白,她從來沒有受過這樣的侮辱。

可是她卻連半點反駁的話都說不出來,穆家的家主,別說是她,就是整個袁家都不敢得罪,他有多大的權利?一句話就能把B&;K要過來,她袁詩英在他面前,恐怕連個屁都不是。

袁詩英平常就喜歡捧高踩低,這個時候更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給她說話。

她不能再繼續站在這里被這里的人當猴子耍,袁詩英咬著牙,對許念安說:“對不起,是我出言不遜冒犯了您的母親,希望您看在我們是一家人的份上,原諒我?!?/p>

她說著,朝許念安深深鞠了一躬,甚至抬手擦了擦眼淚。

許念安看著,只覺得好笑,裝可憐,也是袁家的人慣有的伎倆。

但是她卻沒有心思再繼續陪袁詩英演下去。

袁詩英走后,高陽跟公司眾人傳達穆延霆的意思:“公司除了袁詩英離職外,人事方面不會有其他任何變化,一切照舊,從這個月起,每人的薪水在原來的基礎上增加百分之二十?!?/p>

這話猶如平地驚雷,大家瞬間沸騰了起來。

在大家的歡呼聲中,高陽湊近穆延霆道:“先生,老爺子那邊交代的事情還沒有處理好,我們要不要現在過去?”

穆延霆低頭看了眼一旁的女人,她一只手指點在朱唇上,眉眼帶笑,顯然是被當前的氣氛感染了,他的眸光深了深,眼底有不動聲色地笑意暈開,整張臉的弧度似乎都跟著柔和了起來。

在別人看不見的地方,穆延霆的大掌在許念安的腰肢上輕輕柔了一下。

夏天的衣服很薄,穆延霆的掌心溫熱,燙的許念安一個哆嗦。

眉眼上的笑意瞬間消失。

穆延霆快速松開她,轉身帶著一行人出了公司。

張曉云見穆延霆走了,跑上來抱著許念安高興的差點跳起來:“安安姐,你不用離職了,太好了?!?/p>

許念安扯了扯嘴角:她現在怎么更想辭職了呢?

見大家還沒有在加薪的氣氛中緩和過來,張曉云拉著許念安到一旁小聲的問:“安安姐,你認識咱們新總裁???”

許念安猶豫了一下,只說:“見過幾次?!?/p>

她能說不認識嗎?

另外一邊,袁詩英在離開公司之前,躲在一旁偷偷拿出手機拍下了許念安跟穆延霆的照片。

拍完照片,袁詩英收起手機,快步走進衛生間,找到季丞鈺的微信,發了過去。

“姐夫,穆總來公司了,不過,他跟許念安好像認識啊?!?/p>

反正季丞鈺都要跟袁詩柔訂婚了,這聲姐夫,她是叫得的。

袁詩英勾了勾唇,照片選的角度極好,許念安依偎在穆延霆的身側,穆延霆低頭看她,眉眼飽含深情。

從這個角度拍下來的照片,兩個人即使沒什么,都變成有什么了。

果然,照片發出去沒過半秒,季丞鈺的電話就打到了許念安那里。

圖文推薦

97资源站免费公开在线视频